首页->历史-> 中国历史->中国现代史

手机用UC浏览器快速省流量

国民党军统内一直关注江青?

来源:人民网 2015-08-03 07:45

全文模式 (共13页)

  崔万秋有着三重身份:
  收集如此众多的关于江青的报道、专著、研究论文以及国民党的内部文件。崔万秋在《江青前传》一书中,详细论及了“约法三章”。我注意到,崔万秋所列“约法三章”,是所有关于“约法三章”的种种版本中,文字最为详尽、最为严密的:第一,毛、贺的夫妇关系尚存在,而没有正式解除时,江青同志不能以毛泽东夫人自居;第二,江青同志负责照料毛泽东同志的生活起居与健康,今后谁也无权向党中央提出类似的要求;第三,江青同志只管毛泽东的私人生活与事务,二十年内禁止在党内担任任何职务,并不得干预过问党内人事及参加政治生活。在这一版本的“约法三章”中,第一条规定了毛、贺、江三人的关系,第二条规定了江青的任务,第三条规定了对江青所作的限制。这三条,条理清楚,用词稳妥,逻辑性强,是种种“约法三章”版本中最为可信的。
  一是编辑。曾虚白(两年左右的时间中,都由我约崔万秋与先后担任特务处书记长的唐纵、梁于乔和特务处情报科科长张炎元见面,1933年冬天,特务头子戴笠还叫我约在上海四马路杏花楼菜馆吃饭,事后,他对那次和戴笠见面,感到非常高兴。”当崔万秋担任上海《大晚报》的《火炬》副刊主编时,与张春桥、江青(当时艺名为蓝苹)都熟悉,他们仨同为山东老乡。崔万秋年长张春桥14岁,曾在《火炬》副刊发表张春桥多篇文章。崔万秋与蓝苹与有诸多交往——这也正是崔万秋后来一直高度关注江青的缘由。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之后,蓝苹离开上海前往延安,而崔万秋则到重庆国民党中宣部国际宣传处工作。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,由于崔万秋精通日语,以少将高级参议身份飞往上海,襄助国民党第三方面军司令官汤恩伯接受日军受降事宜。从1948年起,崔万秋出任国民党政府驻日大使馆政务参事,达16年之久。1964年返回台湾,出任国民党政府外交部亚东太平洋司副司长。1967年起出任国民党政府驻巴西大使馆公使。1971年退休,隐居美国。1990年7月病逝于旧金山。崔万秋晚年,在美国潜心写作《江青前传》一书,于1988年由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版。我细读了《江青前传》,发觉除了写及他自己在上海与蓝苹的直接交往之外,广征博引,极其详尽引用海外尤其的台湾方面对于江青的研究资料,对江青的早年身世进行详尽考证。可以说,如果他不是长期关注江青,在美国很难《孽海花》作者)于叶永烈:谁在台湾一直关注江青?在台湾,对江青有着深入研究的,首推崔万秋先生。崔万秋错综复杂。记得,上海老作家柯灵先生在生前曾经关照我,要注意研究这个崔万秋的情况。崔万秋有着三重身份:一是编辑。曾虚白(《孽海花》作者)于1932年2月12日在上海创办《大晚报》,崔万秋1933年从日本广岛文理科大学毕业之后,便应曾虚白之邀在上海《大晚报》坐镇副刊《火炬》,主持笔政。二是作家。他写过许多散文,也出版过长篇小说《重庆睡美人》,还著有《通鉴研究》、《日本废除不平等条约史》等学术著作,并翻译出版日本作家夏目漱石、武者小路实笃、井上靖、林芙美子的戏剧、小说。三是国民党军统情治人员。崔万秋的前两种身份是公开的,而第三种身份则是秘密的。崔万秋的真实身份水落石出,是在南京解放之后,公安人员从国民党保密局(原军统局)遗留的档案中,查出“情报人员登记卡”。
  在写着“崔万秋”的大名的卡片上,清楚地标明“上海站情报员”!对此,曾任国民党军统局本部处长的沈醉(后来是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专员)对崔万秋的真面目,于1977年1月8日作如下说明:“我于1932年冬参加复兴社特务处(军统前身)后,便在特务处上海特区当交通联络员,崔万秋当时已参加了特务处,是特务处上海特区领导的直属通讯员,每月薪金八十元。……我担任上海特区交通员1932年2收集如此众多的关于江青的报道、专著、研究论文以及国民党的内部文件。崔万秋在《江青前传》一书中,详细论及了“约法三章”。我注意到,崔万秋所列“约法三章”,是所有关于“约法三章”的种种版本中,文字最为详尽、最为严密的:第一,毛、贺的夫妇关系尚存在,而没有正式解除时,江青同志不能以毛泽东夫人自居;第二,江青同志负责照料毛泽东同志的生活起居与健康,今后谁也无权向党中央提出类似的要求;第三,江青同志只管毛泽东的私人生活与事务,二十年内禁止在党内担任任何职务,并不得干预过问党内人事及参加政治生活。在这一版本的“约法三章”中,第一条规定了毛、贺、江三人的关系,第二条规定了江青的任务,第三条规定了对江青所作的限制。这三条,条理清楚,用词稳妥,逻辑性强,是种种“约法三章”版本中最为可信的。月12日两年左右的时间中,都由我约崔万秋与先后担任特务处书记长的唐纵、梁于乔和特务处情报科科长张炎元见面,1933年冬天,特务头子戴笠还叫我约在上海四马路杏花楼菜馆吃饭,事后,他对那次和戴笠见面,感到非常高兴。”当崔万秋担任上海《大晚报》的《火炬》副刊主编时,与张春桥、江青(当时艺名为蓝苹)都熟悉,他们仨同为山东老乡。崔万秋年长张春桥14岁,曾在《火炬》副刊发表张春桥多篇文章。崔万秋与蓝苹与有诸多交往——这也正是崔万秋后来一直高度关注江青的缘由。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之后,蓝苹离开上海前往延安,而崔万秋则到重庆国民党中宣部国际宣传处工作。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,由于崔万秋精通日语,以少将高级参议身份飞往上海,襄助国民党第三方面军司令官汤恩伯接受日军受降事宜。从1948年起,崔万秋出任国民党政府驻日大使馆政务参事,达16年之久。1964年返回台湾,出任国民党政府外交部亚东太平洋司副司长。1967年起出任国民党政府驻巴西大使馆公使。1971年退休,隐居美国。1990年7月病逝于旧金山。崔万秋晚年,在美国潜心写作《江青前传》一书,于1988年由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版。我细读了《江青前传》,发觉除了写及他自己在上海与蓝苹的直接交往之外,广征博引,极其详尽引用海外尤其的台湾方面对于江青的研究资料,对江青的早年身世进行详尽考证。可以说,如果他不是长期关注江青,在美国很难在上海创办《大晚报》,崔万秋1933年从日本广岛文理科大学毕业之后,便应曾虚白之邀在上海《大晚报》坐镇副刊《火炬》,主持笔政。
  二是作家。他写过许多散文,也出版过长篇小说《重庆睡美人》,还著有《通鉴研究》、《日本废除不平等条约史》等学术著作,并翻译出版日本作家夏目漱石、武者小路实笃、井上靖、林芙美子的戏剧、小说。
  三是国民党军统情治人员。
  崔万秋的前两种身份是公开的,而第三种身份则是秘密的。
  两年左右的时间中,都由我约崔万秋与先后担任特务处书记长的唐纵、梁于乔和特务处情报科科长张炎元见面,1933年冬天,特务头子戴笠还叫我约在上海四马路杏花楼菜馆吃饭,事后,他对那次和戴笠见面,感到非常高兴。”当崔万秋担任上海《大晚报》的《火炬》副刊主编时,与张春桥、江青(当时艺名为蓝苹)都熟悉,他们仨同为山东老乡。崔万秋年长张春桥14岁,曾在《火炬》副刊发表张春桥多篇文章。崔万秋与蓝苹与有诸多交往——这也正是崔万秋后来一直高度关注江青的缘由。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之后,蓝苹离开上海前往延安,而崔万秋则到重庆国民党中宣部国际宣传处工作。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,由于崔万秋精通日语,以少将高级参议身份飞往上海,襄助国民党第三方面军司令官汤恩伯接受日军受降事宜。从1948年起,崔万秋出任国民党政府驻日大使馆政务参事,达16年之久。1964年返回台湾,出任国民党政府外交部亚东太平洋司副司长。1967年起出任国民党政府驻巴西大使馆公使。1971年退休,隐居美国。1990年7月病逝于旧金山。崔万秋晚年,在美国潜心写作《江青前传》一书,于1988年由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版。我细读了《江青前传》,发觉除了写及他自己在上海与蓝苹的直接交往之外,广征博引,极其详尽引用海外尤其的台湾方面对于江青的研究资料,对江青的早年身世进行详尽考证。可以说,如果他不是长期关注江青,在美国很难
  崔万秋的真实身份水落石出,是在南京解放之后,公安人员从国民党保密局(原军统局)遗留的档案中,查出“情报人员登记卡”。在写着“崔万秋”的大名的卡片上,清楚地标明“上海站情报员”!
  对此,曾任国民党军统局本部处长的沈醉(后来是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专员)对崔万秋的真面目,于1977年叶永烈:谁在台湾一直关注江青?在台湾,对江青有着深入研究的,首推崔万秋先生。崔万秋错综复杂。记得,上海老作家柯灵先生在生前曾经关照我,要注意研究这个崔万秋的情况。崔万秋有着三重身份:一是编辑。曾虚白(《孽海花》作者)于1932年2月12日在上海创办《大晚报》,崔万秋1933年从日本广岛文理科大学毕业之后,便应曾虚白之邀在上海《大晚报》坐镇副刊《火炬》,主持笔政。二是作家。他写过许多散文,也出版过长篇小说《重庆睡美人》,还著有《通鉴研究》、《日本废除不平等条约史》等学术著作,并翻译出版日本作家夏目漱石、武者小路实笃、井上靖、林芙美子的戏剧、小说。三是国民党军统情治人员。崔万秋的前两种身份是公开的,而第三种身份则是秘密的。崔万秋的真实身份水落石出,是在南京解放之后,公安人员从国民党保密局(原军统局)遗留的档案中,查出“情报人员登记卡”。在写着“崔万秋”的大名的卡片上,清楚地标明“上海站情报员”!对此,曾任国民党军统局本部处长的沈醉(后来是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专员)对崔万秋的真面目,于1977年1月8日作如下说明:“我于1932年冬参加复兴社特务处(军统前身)后,便在特务处上海特区当交通联络员,崔万秋当时已参加了特务处,是特务处上海特区领导的直属通讯员,每月薪金八十元。……我担任上海特区交通员1月8日作如下说明:“我于收集如此众多的关于江青的报道、专著、研究论文以及国民党的内部文件。
  崔万秋在《江青前传》一书中,详细论及了“约法三章”。我注意到,崔万秋所列“约法三章”,是所有关于“约法三章”的种种版本中,文字最为详尽、最为严密的:第一,毛、贺的夫妇关系尚存在,而没有正式解除时,江青同志不能以毛泽东夫人自居;第二,江青同志负责照料毛泽东同志的生活起居与健康,今后谁也无权向党中央提出类似的要求;第三,江青同志只管毛泽东的私人生活与事务,二十年内禁止在党内担任任何职务,并不得干预过问党内人事及参加政治生活。在这一版本的“约法三章”中,第一条规定了毛、贺、江三人的关系,第二条规定了江青的任务,第三条规定了对江青所作的限制。这三条,条理清楚,用词稳妥,逻辑性强,是种种“约法三章”版本中最为可信的。1932年冬参加复兴社特务处(军统前身)后,便在特务处上海特区当交通联络员,崔万秋当时已参加了特务处,是特务处上海特区领导的直属通讯员,每月薪金八十元。……我担任上海特区交通员两年左右的时间中,都由我约崔万秋与先后担任特务处书记长的唐纵、梁于乔和特务处情报科科长张炎元见面,1933年冬天,特务头子戴笠还叫我约在上海四马路杏花楼菜馆吃饭,事后,他对那次和戴笠见面,感到非常高兴。”
  两年左右的时间中,都由我约崔万秋与先后担任特务处书记长的唐纵、梁于乔和特务处情报科科长张炎元见面,1933年冬天,特务头子戴笠还叫我约在上海四马路杏花楼菜馆吃饭,事后,他对那次和戴笠见面,感到非常高兴。”当崔万秋担任上海《大晚报》的《火炬》副刊主编时,与张春桥、江青(当时艺名为蓝苹)都熟悉,他们仨同为山东老乡。崔万秋年长张春桥14岁,曾在《火炬》副刊发表张春桥多篇文章。崔万秋与蓝苹与有诸多交往——这也正是崔万秋后来一直高度关注江青的缘由。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之后,蓝苹离开上海前往延安,而崔万秋则到重庆国民党中宣部国际宣传处工作。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,由于崔万秋精通日语,以少将高级参议身份飞往上海,襄助国民党第三方面军司令官汤恩伯接受日军受降事宜。从1948年起,崔万秋出任国民党政府驻日大使馆政务参事,达16年之久。1964年返回台湾,出任国民党政府外交部亚东太平洋司副司长。1967年起出任国民党政府驻巴西大使馆公使。1971年退休,隐居美国。1990年7月病逝于旧金山。崔万秋晚年,在美国潜心写作《江青前传》一书,于1988年由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版。我细读了《江青前传》,发觉除了写及他自己在上海与蓝苹的直接交往之外,广征博引,极其详尽引用海外尤其的台湾方面对于江青的研究资料,对江青的早年身世进行详尽考证。可以说,如果他不是长期关注江青,在美国很难当崔万秋担任上海《大晚报》的《火炬》副刊主编时,与张春桥、江青(当时艺名为蓝苹)都熟悉,他们仨同为山东老乡。崔万秋年长叶永烈:谁在台湾一直关注江青?在台湾,对江青有着深入研究的,首推崔万秋先生。崔万秋错综复杂。记得,上海老作家柯灵先生在生前曾经关照我,要注意研究这个崔万秋的情况。崔万秋有着三重身份:一是编辑。曾虚白(《孽海花》作者)于1932年2月12日在上海创办《大晚报》,崔万秋1933年从日本广岛文理科大学毕业之后,便应曾虚白之邀在上海《大晚报》坐镇副刊《火炬》,主持笔政。二是作家。他写过许多散文,也出版过长篇小说《重庆睡美人》,还著有《通鉴研究》、《日本废除不平等条约史》等学术著作,并翻译出版日本作家夏目漱石、武者小路实笃、井上靖、林芙美子的戏剧、小说。三是国民党军统情治人员。崔万秋的前两种身份是公开的,而第三种身份则是秘密的。崔万秋的真实身份水落石出,是在南京解放之后,公安人员从国民党保密局(原军统局)遗留的档案中,查出“情报人员登记卡”。在写着“崔万秋”的大名的卡片上,清楚地标明“上海站情报员”!对此,曾任国民党军统局本部处长的沈醉(后来是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专员)对崔万秋的真面目,于1977年1月8日作如下说明:“我于1932年冬参加复兴社特务处(军统前身)后,便在特务处上海特区当交通联络员,崔万秋当时已参加了特务处,是特务处上海特区领导的直属通讯员,每月薪金八十元。……我担任上海特区交通员张春桥14岁,曾在《火炬》副刊发表张春桥多篇文章。收集如此众多的关于江青的报道、专著、研究论文以及国民党的内部文件。崔万秋在《江青前传》一书中,详细论及了“约法三章”。我注意到,崔万秋所列“约法三章”,是所有关于“约法三章”的种种版本中,文字最为详尽、最为严密的:第一,毛、贺的夫妇关系尚存在,而没有正式解除时,江青同志不能以毛泽东夫人自居;第二,江青同志负责照料毛泽东同志的生活起居与健康,今后谁也无权向党中央提出类似的要求;第三,江青同志只管毛泽东的私人生活与事务,二十年内禁止在党内担任任何职务,并不得干预过问党内人事及参加政治生活。在这一版本的“约法三章”中,第一条规定了毛、贺、江三人的关系,第二条规定了江青的任务,第三条规定了对江青所作的限制。这三条,条理清楚,用词稳妥,逻辑性强,是种种“约法三章”版本中最为可信的。崔万秋与蓝苹与有诸多交往——这也正是崔万秋后来一直高度关注江青的缘由。
  收集如此众多的关于江青的报道、专著、研究论文以及国民党的内部文件。崔万秋在《江青前传》一书中,详细论及了“约法三章”。我注意到,崔万秋所列“约法三章”,是所有关于“约法三章”的种种版本中,文字最为详尽、最为严密的:第一,毛、贺的夫妇关系尚存在,而没有正式解除时,江青同志不能以毛泽东夫人自居;第二,江青同志负责照料毛泽东同志的生活起居与健康,今后谁也无权向党中央提出类似的要求;第三,江青同志只管毛泽东的私人生活与事务,二十年内禁止在党内担任任何职务,并不得干预过问党内人事及参加政治生活。在这一版本的“约法三章”中,第一条规定了毛、贺、江三人的关系,第二条规定了江青的任务,第三条规定了对江青所作的限制。这三条,条理清楚,用词稳妥,逻辑性强,是种种“约法三章”版本中最为可信的。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之后,蓝苹离开上海前往延安,而崔万秋则到重庆国民党中宣部国际宣传处工作。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,由于崔万秋精通日语,以少将高级参议身份飞往上海,襄助国民党第三方面军司令官汤恩伯接受日军受降事宜。从1948两年左右的时间中,都由我约崔万秋与先后担任特务处书记长的唐纵、梁于乔和特务处情报科科长张炎元见面,1933年冬天,特务头子戴笠还叫我约在上海四马路杏花楼菜馆吃饭,事后,他对那次和戴笠见面,感到非常高兴。”当崔万秋担任上海《大晚报》的《火炬》副刊主编时,与张春桥、江青(当时艺名为蓝苹)都熟悉,他们仨同为山东老乡。崔万秋年长张春桥14岁,曾在《火炬》副刊发表张春桥多篇文章。崔万秋与蓝苹与有诸多交往——这也正是崔万秋后来一直高度关注江青的缘由。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之后,蓝苹离开上海前往延安,而崔万秋则到重庆国民党中宣部国际宣传处工作。
  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,由于崔万秋精通日语,以少将高级参议身份飞往上海,襄助国民党第三方面军司令官汤恩伯接受日军受降事宜。从1948年起,崔万秋出任国民党政府驻日大使馆政务参事,达16年之久。1964年返回台湾,出任国民党政府外交部亚东太平洋司副司长。1967年起出任国民党政府驻巴西大使馆公使。1971年退休,隐居美国。1990年7月病逝于旧金山。崔万秋晚年,在美国潜心写作《江青前传》一书,于1988年由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版。我细读了《江青前传》,发觉除了写及他自己在上海与蓝苹的直接交往之外,广征博引,极其详尽引用海外尤其的台湾方面对于江青的研究资料,对江青的早年身世进行详尽考证。可以说,如果他不是长期关注江青,在美国很难年起,崔万秋出任国民党政府驻日大使馆政务参事,达16年之久。两年左右的时间中,都由我约崔万秋与先后担任特务处书记长的唐纵、梁于乔和特务处情报科科长张炎元见面,1933年冬天,特务头子戴笠还叫我约在上海四马路杏花楼菜馆吃饭,事后,他对那次和戴笠见面,感到非常高兴。”当崔万秋担任上海《大晚报》的《火炬》副刊主编时,与张春桥、江青(当时艺名为蓝苹)都熟悉,他们仨同为山东老乡。崔万秋年长张春桥14岁,曾在《火炬》副刊发表张春桥多篇文章。崔万秋与蓝苹与有诸多交往——这也正是崔万秋后来一直高度关注江青的缘由。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之后,蓝苹离开上海前往延安,而崔万秋则到重庆国民党中宣部国际宣传处工作。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,由于崔万秋精通日语,以少将高级参议身份飞往上海,襄助国民党第三方面军司令官汤恩伯接受日军受降事宜。从1948年起,崔万秋出任国民党政府驻日大使馆政务参事,达16年之久。1964年返回台湾,出任国民党政府外交部亚东太平洋司副司长。1967年起出任国民党政府驻巴西大使馆公使。1971年退休,隐居美国。1990年7月病逝于旧金山。崔万秋晚年,在美国潜心写作《江青前传》一书,于1988年由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版。我细读了《江青前传》,发觉除了写及他自己在上海与蓝苹的直接交往之外,广征博引,极其详尽引用海外尤其的台湾方面对于江青的研究资料,对江青的早年身世进行详尽考证。可以说,如果他不是长期关注江青,在美国很难1964年返回台湾,出任国民党政府外交部亚东太平洋司副司长。1967年起出任国民党政府驻巴西大使馆公使。1971年退休,隐居美国。叶永烈:谁在台湾一直关注江青?在台湾,对江青有着深入研究的,首推崔万秋先生。崔万秋错综复杂。记得,上海老作家柯灵先生在生前曾经关照我,要注意研究这个崔万秋的情况。崔万秋有着三重身份:一是编辑。曾虚白(《孽海花》作者)于1932年2月12日在上海创办《大晚报》,崔万秋1933年从日本广岛文理科大学毕业之后,便应曾虚白之邀在上海《大晚报》坐镇副刊《火炬》,主持笔政。二是作家。他写过许多散文,也出版过长篇小说《重庆睡美人》,还著有《通鉴研究》、《日本废除不平等条约史》等学术著作,并翻译出版日本作家夏目漱石、武者小路实笃、井上靖、林芙美子的戏剧、小说。三是国民党军统情治人员。崔万秋的前两种身份是公开的,而第三种身份则是秘密的。崔万秋的真实身份水落石出,是在南京解放之后,公安人员从国民党保密局(原军统局)遗留的档案中,查出“情报人员登记卡”。在写着“崔万秋”的大名的卡片上,清楚地标明“上海站情报员”!对此,曾任国民党军统局本部处长的沈醉(后来是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专员)对崔万秋的真面目,于1977年1月8日作如下说明:“我于1932年冬参加复兴社特务处(军统前身)后,便在特务处上海特区当交通联络员,崔万秋当时已参加了特务处,是特务处上海特区领导的直属通讯员,每月薪金八十元。……我担任上海特区交通员1990年7月病逝于旧金山。
  崔万秋叶永烈:谁在台湾一直关注江青?在台湾,对江青有着深入研究的,首推崔万秋先生。崔万秋错综复杂。记得,上海老作家柯灵先生在生前曾经关照我,要注意研究这个崔万秋的情况。崔万秋有着三重身份:一是编辑。曾虚白(《孽海花》作者)于1932年2月12日在上海创办《大晚报》,崔万秋1933年从日本广岛文理科大学毕业之后,便应曾虚白之邀在上海《大晚报》坐镇副刊《火炬》,主持笔政。二是作家。他写过许多散文,也出版过长篇小说《重庆睡美人》,还著有《通鉴研究》、《日本废除不平等条约史》等学术著作,并翻译出版日本作家夏目漱石、武者小路实笃、井上靖、林芙美子的戏剧、小说。三是国民党军统情治人员。崔万秋的前两种身份是公开的,而第三种身份则是秘密的。崔万秋的真实身份水落石出,是在南京解放之后,公安人员从国民党保密局(原军统局)遗留的档案中,查出“情报人员登记卡”。在写着“崔万秋”的大名的卡片上,清楚地标明“上海站情报员”!对此,曾任国民党军统局本部处长的沈醉(后来是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专员)对崔万秋的真面目,于1977年1月8日作如下说明:“我于1932年冬参加复兴社特务处(军统前身)后,便在特务处上海特区当交通联络员,崔万秋当时已参加了特务处,是特务处上海特区领导的直属通讯员,每月薪金八十元。……我担任上海特区交通员晚年,在美国潜心写作《江青前传》一书,于1988年由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版。我细读了《江青前传》,发觉除了写及他自己在上海与叶永烈:谁在台湾一直关注江青?在台湾,对江青有着深入研究的,首推崔万秋先生。崔万秋错综复杂。记得,上海老作家柯灵先生在生前曾经关照我,要注意研究这个崔万秋的情况。崔万秋有着三重身份:一是编辑。曾虚白(《孽海花》作者)于1932年2月12日在上海创办《大晚报》,崔万秋1933年从日本广岛文理科大学毕业之后,便应曾虚白之邀在上海《大晚报》坐镇副刊《火炬》,主持笔政。二是作家。他写过许多散文,也出版过长篇小说《重庆睡美人》,还著有《通鉴研究》、《日本废除不平等条约史》等学术著作,并翻译出版日本作家夏目漱石、武者小路实笃、井上靖、林芙美子的戏剧、小说。三是国民党军统情治人员。崔万秋的前两种身份是公开的,而第三种身份则是秘密的。崔万秋的真实身份水落石出,是在南京解放之后,公安人员从国民党保密局(原军统局)遗留的档案中,查出“情报人员登记卡”。在写着“崔万秋”的大名的卡片上,清楚地标明“上海站情报员”!对此,曾任国民党军统局本部处长的沈醉(后来是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专员)对崔万秋的真面目,于1977年1月8日作如下说明:“我于1932年冬参加复兴社特务处(军统前身)后,便在特务处上海特区当交通联络员,崔万秋当时已参加了特务处,是特务处上海特区领导的直属通讯员,每月薪金八十元。……我担任上海特区交通员蓝苹的直接交往之外,广征博引,极其详尽引用海外尤其的台湾方面对于江青的研究资料,对江青的早年身世进行详尽考证。可以说,如果他不是长期关注江青,在美国很难收集如此众多的关于江青的报道、专著、研究论文以及国民党的内部文件。
  崔万秋在叶永烈:谁在台湾一直关注江青?在台湾,对江青有着深入研究的,首推崔万秋先生。崔万秋错综复杂。记得,上海老作家柯灵先生在生前曾经关照我,要注意研究这个崔万秋的情况。崔万秋有着三重身份:一是编辑。曾虚白(《孽海花》作者)于1932年2月12日在上海创办《大晚报》,崔万秋1933年从日本广岛文理科大学毕业之后,便应曾虚白之邀在上海《大晚报》坐镇副刊《火炬》,主持笔政。二是作家。他写过许多散文,也出版过长篇小说《重庆睡美人》,还著有《通鉴研究》、《日本废除不平等条约史》等学术著作,并翻译出版日本作家夏目漱石、武者小路实笃、井上靖、林芙美子的戏剧、小说。三是国民党军统情治人员。崔万秋的前两种身份是公开的,而第三种身份则是秘密的。崔万秋的真实身份水落石出,是在南京解放之后,公安人员从国民党保密局(原军统局)遗留的档案中,查出“情报人员登记卡”。在写着“崔万秋”的大名的卡片上,清楚地标明“上海站情报员”!对此,曾任国民党军统局本部处长的沈醉(后来是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专员)对崔万秋的真面目,于1977年1月8日作如下说明:“我于1932年冬参加复兴社特务处(军统前身)后,便在特务处上海特区当交通联络员,崔万秋当时已参加了特务处,是特务处上海特区领导的直属通讯员,每月薪金八十元。……我担任上海特区交通员《江青前传》一书中,详细论及了“约法三章”。我注意到,崔万秋所列“约法三章”,是所有关于“约法三章”的种种版本中,文字最为详尽、最为严密的:
  第一,毛、贺的夫妇关系尚存在,而没有正式解除时,江青同志不能以毛泽东夫人自居;叶永烈:谁在台湾一直关注江青?在台湾,对江青有着深入研究的,首推崔万秋先生。崔万秋错综复杂。记得,上海老作家柯灵先生在生前曾经关照我,要注意研究这个崔万秋的情况。崔万秋有着三重身份:一是编辑。曾虚白(《孽海花》作者)于1932年2月12日在上海创办《大晚报》,崔万秋1933年从日本广岛文理科大学毕业之后,便应曾虚白之邀在上海《大晚报》坐镇副刊《火炬》,主持笔政。二是作家。他写过许多散文,也出版过长篇小说《重庆睡美人》,还著有《通鉴研究》、《日本废除不平等条约史》等学术著作,并翻译出版日本作家夏目漱石、武者小路实笃、井上靖、林芙美子的戏剧、小说。三是国民党军统情治人员。崔万秋的前两种身份是公开的,而第三种身份则是秘密的。崔万秋的真实身份水落石出,是在南京解放之后,公安人员从国民党保密局(原军统局)遗留的档案中,查出“情报人员登记卡”。在写着“崔万秋”的大名的卡片上,清楚地标明“上海站情报员”!对此,曾任国民党军统局本部处长的沈醉(后来是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专员)对崔万秋的真面目,于1977年1月8日作如下说明:“我于1932年冬参加复兴社特务处(军统前身)后,便在特务处上海特区当交通联络员,崔万秋当时已参加了特务处,是特务处上海特区领导的直属通讯员,每月薪金八十元。……我担任上海特区交通员收集如此众多的关于江青的报道、专著、研究论文以及国民党的内部文件。崔万秋在《江青前传》一书中,详细论及了“约法三章”。我注意到,崔万秋所列“约法三章”,是所有关于“约法三章”的种种版本中,文字最为详尽、最为严密的:第一,毛、贺的夫妇关系尚存在,而没有正式解除时,江青同志不能以毛泽东夫人自居;第二,江青同志负责照料毛泽东同志的生活起居与健康,今后谁也无权向党中央提出类似的要求;第三,江青同志只管毛泽东的私人生活与事务,二十年内禁止在党内担任任何职务,并不得干预过问党内人事及参加政治生活。在这一版本的“约法三章”中,第一条规定了毛、贺、江三人的关系,第二条规定了江青的任务,第三条规定了对江青所作的限制。这三条,条理清楚,用词稳妥,逻辑性强,是种种“约法三章”版本中最为可信的。第二,江青同志负责照料毛泽东同志的生活起居与健康,今后谁也无权向党中央提出类似的要求;
  第三,江青同志只管毛泽东的私人生活与事务,二十年内禁止在党内担任任何职务,并不得干预过问党内人事及参加政治生活。
  两年左右的时间中,都由我约崔万秋与先后担任特务处书记长的唐纵、梁于乔和特务处情报科科长张炎元见面,1933年冬天,特务头子戴笠还叫我约在上海四马路杏花楼菜馆吃饭,事后,他对那次和戴笠见面,感到非常高兴。”当崔万秋担任上海《大晚报》的《火炬》副刊主编时,与张春桥、江青(当时艺名为蓝苹)都熟悉,他们仨同为山东老乡。崔万秋年长张春桥14岁,曾在《火炬》副刊发表张春桥多篇文章。崔万秋与蓝苹与有诸多交往——这也正是崔万秋后来一直高度关注江青的缘由。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之后,蓝苹离开上海前往延安,而崔万秋则到重庆国民党中宣部国际宣传处工作。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,由于崔万秋精通日语,以少将高级参议身份飞往上海,襄助国民党第三方面军司令官汤恩伯接受日军受降事宜。从1948年起,崔万秋出任国民党政府驻日大使馆政务参事,达16年之久。1964年返回台湾,出任国民党政府外交部亚东太平洋司副司长。1967年起出任国民党政府驻巴西大使馆公使。1971年退休,隐居美国。1990年7月病逝于旧金山。崔万秋晚年,在美国潜心写作《江青前传》一书,于1988年由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版。我细读了《江青前传》,发觉除了写及他自己在上海与蓝苹的直接交往之外,广征博引,极其详尽引用海外尤其的台湾方面对于江青的研究资料,对江青的早年身世进行详尽考证。可以说,如果他不是长期关注江青,在美国很难。
  
  在这一版本的“两年左右的时间中,都由我约崔万秋与先后担任特务处书记长的唐纵、梁于乔和特务处情报科科长张炎元见面,1933年冬天,特务头子戴笠还叫我约在上海四马路杏花楼菜馆吃饭,事后,他对那次和戴笠见面,感到非常高兴。”当崔万秋担任上海《大晚报》的《火炬》副刊主编时,与张春桥、江青(当时艺名为蓝苹)都熟悉,他们仨同为山东老乡。崔万秋年长张春桥14岁,曾在《火炬》副刊发表张春桥多篇文章。崔万秋与蓝苹与有诸多交往——这也正是崔万秋后来一直高度关注江青的缘由。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之后,蓝苹离开上海前往延安,而崔万秋则到重庆国民党中宣部国际宣传处工作。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,由于崔万秋精通日语,以少将高级参议身份飞往上海,襄助国民党第三方面军司令官汤恩伯接受日军受降事宜。从1948年起,崔万秋出任国民党政府驻日大使馆政务参事,达16年之久。1964年返回台湾,出任国民党政府外交部亚东太平洋司副司长。1967年起出任国民党政府驻巴西大使馆公使。1971年退休,隐居美国。1990年7月病逝于旧金山。崔万秋晚年,在美国潜心写作《江青前传》一书,于1988年由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版。我细读了《江青前传》,发觉除了写及他自己在上海与蓝苹的直接交往之外,广征博引,极其详尽引用海外尤其的台湾方面对于江青的研究资料,对江青的早年身世进行详尽考证。可以说,如果他不是长期关注江青,在美国很难约法三章”中,第一条规定了毛、贺、江三人的关系,第二条规定了江青的任务,第三条规定了对江青所作的限制。这三条,条理清楚,用词稳妥,逻辑性强,是种种两年左右的时间中,都由我约崔万秋与先后担任特务处书记长的唐纵、梁于乔和特务处情报科科长张炎元见面,1933年冬天,特务头子戴笠还叫我约在上海四马路杏花楼菜馆吃饭,事后,他对那次和戴笠见面,感到非常高兴。”当崔万秋担任上海《大晚报》的《火炬》副刊主编时,与张春桥、江青(当时艺名为蓝苹)都熟悉,他们仨同为山东老乡。崔万秋年长张春桥14岁,曾在《火炬》副刊发表张春桥多篇文章。崔万秋与蓝苹与有诸多交往——这也正是崔万秋后来一直高度关注江青的缘由。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之后,蓝苹离开上海前往延安,而崔万秋则到重庆国民党中宣部国际宣传处工作。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,由于崔万秋精通日语,以少将高级参议身份飞往上海,襄助国民党第三方面军司令官汤恩伯接受日军受降事宜。从1948年起,崔万秋出任国民党政府驻日大使馆政务参事,达16年之久。1964年返回台湾,出任国民党政府外交部亚东太平洋司副司长。1967年起出任国民党政府驻巴西大使馆公使。1971年退休,隐居美国。1990年7月病逝于旧金山。崔万秋晚年,在美国潜心写作《江青前传》一书,于1988年由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版。我细读了《江青前传》,发觉除了写及他自己在上海与蓝苹的直接交往之外,广征博引,极其详尽引用海外尤其的台湾方面对于江青的研究资料,对江青的早年身世进行详尽考证。可以说,如果他不是长期关注江青,在美国很难“约法三章”收集如此众多的关于江青的报道、专著、研究论文以及国民党的内部文件。崔万秋在《江青前传》一书中,详细论及了“约法三章”。我注意到,崔万秋所列“约法三章”,是所有关于“约法三章”的种种版本中,文字最为详尽、最为严密的:第一,毛、贺的夫妇关系尚存在,而没有正式解除时,江青同志不能以毛泽东夫人自居;第二,江青同志负责照料毛泽东同志的生活起居与健康,今后谁也无权向党中央提出类似的要求;第三,江青同志只管毛泽东的私人生活与事务,二十年内禁止在党内担任任何职务,并不得干预过问党内人事及参加政治生活。在这一版本的“约法三章”中,第一条规定了毛、贺、江三人的关系,第二条规定了江青的任务,第三条规定了对江青所作的限制。这三条,条理清楚,用词稳妥,逻辑性强,是种种“约法三章”版本中最为可信的。版本中最为可信的。
分享至: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img


热词:MH370残骸陶喆出轨

【热点推荐】

蒋介石斥阎锡山:我率中共灭你

25岁林彪为何升最年轻军团长

粟裕为何不同意称华国锋统帅

抗战与日军拼刺刀牺牲军长是?

国军策应百团大战但描写不足

74年越南以何借口改中越边界

简版 | 彩版 | 触屏版 | 客户端
手机凤凰网-导航
友链-留言-存书签-广告
3g.ifeng.com
[09-24 06:42]